过往活动past events


【艺术课堂】白明:文化是一条河流



       2015年11月27日,清华大学陶艺系主任白明教授应“春晖讲堂”之邀,赴春晖中学作题为“文化是一条河流”的艺术讲座。


      讲座现场,白明教授以图片结合演绎的形式,不时旁征博引,将中国上下五千年的美学发展史和美学思想史娓娓道来,他在讲座中谈及的陶瓷、绘画、碑刻、中国人的自然观等话题无一不深深吸引着听众。上虞区四套班子、相关部门领导及全区中小学美术教师、文艺工作者、春晖中学部分师生等一起聆听了讲座。



以下节选讲座精彩部分以飨读者


远古中的现代


      我到世界各地讲课,唯有到这里来,我有一点紧张,是因为这个地方太重要了,诞生了很多影响中国文化特别是影响民国到现代的文学的重要的艺术家、文化家,所以在这个地方讲课对于我来说有一种压力。


       这是我去年在法国赛努奇博物馆办展览时做的海报,就在名著的香街上,这条街几乎不做跟个人艺术展览有关的广告,但在去年七月份全部都是我个人的展览海报,当然是博物馆给做的,而且是在法国的建国日,类似于我们的十月国庆。


      巴黎 赛努奇博物馆 “白明——绘画与陶瓷”展览海报


       当有人在世界各地展示中国文化的时候,什么东西最能代表中国的文化,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我们如何看待中国的文明史。我们天天在谈传统,而现在又是一个“读图”的时代,几乎人人都有手机,每天都看着很多图片、翻阅着很多知识,所有的知识都没有隔阂,我们对这样的资讯都习以为常了。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的,尤其是在座的中学生,你们的眼睛是天真无邪的,所有既定已成的知识,你们都有权利质疑,在座的成年人就要差一点,这是跟年龄有关系的。


       我们看这张图片是五千年前新石器时期的彩陶,大家一定很熟悉,我们在博物馆、艺术馆都见到类似的东西,而且很自然地脱口而出这是中国的彩陶,但仅此而已。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去看,会发现一张图片中所包含的信息是巨大的,我们经常只消化掉信息的百分之一、百分之二,很多核心的信息都没有使用到。


仰韶文化彩陶


      这张图在我眼里代表另一种意义,比方我在西方办展览的时候,西方人过来聊天说中国没有抽象艺术,那我会把这张图片给他看。在19世纪、20世纪抽象艺术诞生的时候,艺术已经不依赖于具体看到的自然形态,而是抽象为几何形态,西方人不是认为几何形态就是抽象艺术吗?那么就来看中国五千年前的几何形态。


      五千前年的先民有很好浓缩自然形态的能力,并且把它表现在日常使用的陶罐上。那时候没有现在的拉坯机,圆形泥坯的成型是需要旋转来获得力量,连基础的设备都没有的情况下,我们的祖先已经学会了用线条来表达情感,这是很伟大的、脱离那个时代文明先进程度的一个发明。


      当我们今天有幸用视觉看到五千年人类文明留给我们的艺术品时,我所感受到的是,感谢中国的地大物博,如果没有不同的地质、地貌、土层,就见不到丰富多彩、多文明生态的、多艺术种属的古代艺术品。这样的陶罐,如果是在黄土高原的地质条件下,它就保存不下来,这条信息代表着思维、时间、空间以及你看问题的角度。


大汶口文化 蛋壳陶


      像这件五千年前的黑色蛋壳陶作品,它的薄度像鸡蛋壳,这种规范、讲究的设计,就像德国人做的现代日用产品一样,很内敛又很刚性,其中的线条曲线在今天我们日用品的任何角度都能看到痕迹。我们换一个角度看,它就很现代,比如说容器下方切短,它就是个杯子,再延长一点,舒展一点,就是装红酒的,而且底足非常稳定,很好拿。这些符合今天人体工程学的设计语言是在五千年前就被我们的先民在无意、没有逻辑推敲的情况下获得的,并且产生直接的反应,说明我们的祖先在五千年前对视觉、形态认知上达到一个很高的高度。


重复的力量


      当你的视觉能获得很好的分辨能力并流行于你的作品的时候,不是一个人有这样的高度,是整个一群人有这样的高度,是大家认识的共性产生美的共鸣。重复是一种力量。我们每天学的知识是一种累积的叠加,然后获得力量,我们的同学原来初中知识没有学到,现在知道了,就会觉得自己很有力量,这种力量是一种能力。


      在形态上、视觉上也一样,全世界的很多学科发展到一定高度的时候总会给它冠上一个词,政治上很好的学科叫政治艺术,管理得非常好的时候叫管理艺术,军事指挥得很好,经常打胜仗叫军事艺术。为什么都要加上“艺术”两个字?


      艺术是对待事物认知的高度,达到自我感受和对现实状态直观判断可以略过基础过程的基础,所以才称为“艺术”,我们了解艺术不仅是看形态,更多的是影响到思维的方式。


雷纹汉砖


      像这个汉砖全是几何纹样,我们今天用的马赛克、建筑材料中连续的图案都来源于这里,这种先进的、可以重复的图样,在上个世纪末成为现代艺术核心的一个方向,那就是“重复”。在西方的现代艺术史中,重复的图案往往成为一种革新的手段,而这种方式在中国的汉代早就出现了。


      刚才讲到几何形、重复,再给大家看这样一张图,这是一个月前在我们学校美术馆展出的德国著名艺术家莱勒的一幅作品,他是一个擅长用理性、数字、单纯的色块以及十字交叉形态来表达他对世界认知的艺术家。


莱勒·卡尔哈尔德(Reiner Kallhardt)作品《十字》布面油画


      我为什么要把他的作品和汉代的艺术品放一起呢?因为这两件艺术品不约而同地在创作思路上惊人的一致,但是这个艺术家却是上世纪末非常重要的艺术大师,他影响了相当多的现代艺术的流派,核心是数字、重复、组合的纯粹性的推敲,几乎减弱了人的情感的直觉,完全是用数字来导出一种美。


时间的容颜



      人最难抗拒的是时间对我们的影响,比如说在坐的很多同学会遇到困惑,实际上当下我跟你们讲话的时候也有困惑。人的一生都是伴随着困惑,如果总是觉得你很有成就,也没有什么困惑,实际上你生命的活力是极端的衰竭,人有困惑是非常值得让我们庆幸的事。因为有困惑就一定会有思想,去思考就一定会自然而然把注意力放在感兴趣的点上。


       站在这里,我一定要重新讲述一下春晖的意义。实际上春晖中学有四个字是今天我们国家、政府说得很多的,叫做“与时俱进”,这四个字比任何时候,我读到它都让我觉得震撼,因为这是在一百年以前的一所中学里提出来的,而这四个字的力量也是在这样特殊的环境中对我有撞击心灵的作用。


春晖中学 "小杨柳屋"


      实际上很多词语都在很多地方看到,很多形态也在很多地方看到,对我们来说都无动于衷,但可能会在一个特定的环境下,一句话、一个形态、一张图片会改变我们的观点、看问题的角度,时间恰恰能帮助我们对困苦有多种诠释,也就证明了标准不是唯一的,所有的标准会随着空间时间的变化而变化的。


      当今天一切都从考试来入手,用考试来决定一个人的命运、未来甚至终生的时候,我内心是很恐惧的,虽然我也是从这个方式走出来的。但完全靠考试不能决定一个人是否健康、内心是否丰富,人生的多姿多彩、值得珍惜的个性空间是最具有人性未来希望的东西。


“时间的容颜”汉代壁画太阳鸟


      当你看到这样一张图,它传递的不仅仅是一个太阳鸟,在我的眼中,所有斑驳的色彩都有相当多的故事,这个故事跟岁月、跟时间、跟温度、跟一切你的敏感有关。当只关注书本、标准答案的时候,往往忽略了很多不是唯一标准的东西对于我们的价值。


       艺术恰恰是没有唯一标准的,没有唯一标准的艺术才证明了内心鲜活的点对于你的意义。这个图我取名为“时间的容颜”,岁月不仅在物质、艺术、形象留下痕迹,也给我们的思维、人的气质、对事物的看法留下深远的影响。